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灾防治,一轮不逊于“三调”的市场机会
地灾防治,一轮不逊于“三调”的市场机会
新闻来源: 泰伯网    发布时间:2019-04-11

打出去的每一通电话,基本无人接听。偶有回应,要么在开会,要么在现场,或是正在去现场的路上。


他们,有地质灾害防治专家,有地理信息专家,也有大数据专家,还包括从事地灾防治的企业工作人员。


汛期一到,地质灾害防治形势猛地紧张起来。3月6日我国南方入汛,较多年平均入汛日期(4月1日)提早了26天。


1.新技术手段解决地灾调查监测


南方入汛,北方也出现重大灾情。3月15日,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枣岭乡卫生院北侧发生山体滑坡,致卫生院一栋家属楼、信用社一栋家属楼等多栋建筑垮塌,造成20人遇难。


还是北方,3月26日,甘肃省永靖县盐锅峡镇党川村发生了一起黄土滑坡,滑坡体积约2万立方米。这一次,长安大学和成都理工大学的研究团队联合发布监测预警,提前2天对滑坡发出黄色预警、提前1天发出橙色预警、提前40分钟发出红色预警,由于预警及时滑坡未造成人员伤亡。


据了解,本次突发性黄土滑坡监测预警应用了长安大学张勤教授团队研发的低成本千元级高精度北斗/GNSS监测系统。在本次滑坡前几日,该研究团队还曾利用InSAR监测技术监测到四川凉山一座村庄存在加速滑动滑坡威胁,当地政府接报后随即采取了应对措施。


我国是世界上受自然灾害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泰伯网从地灾防治部门了解到,目前我国已知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大约有28万多处。据介绍,去年发生的地质灾害只有20%在已知的隐患点内。也就是说28万隐患点可能只占真正隐患的1/5,其他4/5目前并不掌握。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原国土资源部门开展了以县为单元的1:10万的地质灾害调查,2005年以后又做了1:5万的地质灾害详细调查。28万处隐患点,多来自于这两轮以人工为主的地面调查。


专家指出,通过这两轮调查,实际上在人能够到达的区域,这种隐患点的识别程度已经相当高。但是在人力不方便或难以到达的区域,对已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隐患,下一步需要依靠新技术手段来完成调查识别。他认为,新技术手段应该是空天地一体化的联合手段。


去年11月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在地灾防治的相关会议上强调,下一步要综合运用合成孔径雷达测量、高分辨率卫星遥感、无人机遥感、机载激光雷达测量等多种新技术手段,进一步提高全国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精度,搞清楚“隐患点在哪里”。


同时他还指出,要针对突发性地质灾害大部分发生在雨季的情况,围绕滑坡体降水量、可能滑坡体含水率、岩石应力及位移速度等主要参数,集中研发敏感度高、精度高、稳定性强的传感器。根据滑坡体特征,科学布设传感器,通过实时、无线信息传输,配合雷达测量,最大限度对可能发生的滑坡、泥石流提前预警预报。也就是解决“什么时间可能发生”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隐患点的监测,多数还是以群测群防的人工监测为主,部分重要的点才采用专业检测。泰伯网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28万隐患点,专业监测的仅1万左右。


温州勘察测绘研究院副院长徐刚分析,制约专业监测的主要原因是成本,现阶段传感器的成本比较高,同时需要监测的点太多、投入的经费太大。他认为,技术需要经过一定的时间才能逐渐完善、成熟,而传感器的成本也才能随之降下来。


2.地灾防治信息化市场快速扩大


去年10月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提出,要大力提高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会议明确,围绕地灾防治我国要推动建设若干重点工程,其中包括:灾害风险调查和重点隐患排查工程,地质灾害综合治理和避险移民搬迁工程,自然灾害监测预警信息化工程,以及自然灾害防治技术装备现代化工程。上述工程涵盖了隐患排查、监测预警、综合治理以及技术支撑等各个环节。


在今年两会期间,自然资源部国土卫星遥感应用中心主任王权表示,“自然资源卫星观测体系建设目标是全球、全天候、全天时、全要素、全尺度。”其中,“全天候”就是为了能够在各种气候条件下获取卫星影像,服务于应急管理和防灾减灾。


泰伯网了解到,自然资源部目前正在推进全国地质灾害防治项目,不少地理信息企业和北斗企业参与了该项目,阿里云也曾参与了项目的前期讨论。


另外有关人士还透露,围绕地质灾害防治,自然资源部正在编制一项三年工作计划,该计划为“地质灾害防治三年行动计划”。他认为该计划将会是继“三调”之后,自然资源部又一个全国性的大型工程,或将形成千亿规模的市场空间。


华测导航监测事业部总经理李宏祥表示,群测群防措施仍然是当下国内防治地灾隐患的主要手段,但群策群防的专业化水平太低,存在很多不足,国家和各省政府目前正大力将群测群防转变为专群结合,以专业监测手段为主的新方向。而北斗监测作为其中重要的变形监测手段,将有巨大的市场前景。


2010年8月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地质灾害后,受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委托,华测导航采用GNSS结合多种传感器综合监测的方案,在当地开展了多个灾害体的自动化监测工作,这是其地灾监测业务的起点。


中地数码开展该类业务的时间更早些,它从2008年就开始开展地灾监测信息化平台监测业务。据介绍,其地灾信息化解决方案已广泛应用于国家级、省级、市级三级部门地质灾害业务应用系统中。


从了解到的情况看,上述两家公司在地灾监测领域都有比较成熟的解决方案,在全国多个省市也都有较为丰富的应用案例。而且两家企业的主要客户也基本一致,多是自然资源部下属的地灾防治单位或部门。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目前国内地灾防治的市场空间,主要存在于自然资源系统内。


3.“新基建”给测绘地信产业带来新机会


中地数码地质矿产事业部副总经理潘声勇表示,从信息化的角度讲,目前国家级信息网络框架基本形成,数据标准及规范基本建立,全国尺度的基础数据库建设取得了一定进展,研发了多种地质灾害专业应用软件,搭建了国家级的地质环境信息平台。但是,当前还存在着社会服务能力不足、亟需建立综合性服务体系,综合分析能力较弱、亟需建立综合性信息平台等问题。


同时也有地灾防治专家指出,在防灾救灾过程中,测绘地理信息仍旧受制于两个主要问题,而难以充分发挥其作用:一是数据共享,也就是地理信息的数据如何第一时间应用到防灾减灾方面;二是地理信息系统需要提升数据的处理分析能力。


中科院西光所大数据应用工程中心时空大数据实验室主任李振宇指出,一旦28万处隐患点全部加装传感器,将会形成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其中涉及的数据传输、存储、分析将会达到一个非常大的量级。


在采访中,围绕地质灾害防治涉及的卫星遥感、传感器、物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手段,李振宇引入了一个理念“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在布置2019年工作任务时提出:“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加强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建设。”“新基建”由此诞生。


李振宇认为,“新基建”是下一代社会或智慧型社会的基础设施,而具体到地灾防治领域,卫星遥感、传感器和大数据等也属于“新基建”范畴。


他指出,在地灾监测中传感器只是感知端,它会涉及一系列问题。比如在山区或网络不容易到达的区域数据该如何传输,数据上来后又该如何做信息提取等等。另外,目前地灾防治的模式需要大量人员现场调查,不仅效率低,而且投入人力巨大。从整个自然资源的监管预测业务来讲,正是“新基建”带来的新技术手段大大提高了效率、减少了人的参与,从而能够比较好地解决效率问题和人工问题。


针对“新基建”李宏祥也有同样的观点。他表示,多数地灾监测点的交通都不方便,野外设备不仅安装复杂而且功耗大,会造成供电不足、传输信号差、数据不完整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急需加快研发新一代智能采集终端以及微功耗监测传感器,以及新一代微功耗贴片式北斗接收机等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