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据平台”扎堆自然资源系:谁为共享纾困
数据平台”扎堆自然资源系:谁为共享纾困
新闻来源: 泰伯网    发布时间:2019-03-08

信息化时代,最不缺的就是数据,人们正在享受大数据时代带来的便利。


但信息时代,数据系统间的壁垒也着实令人尴尬。尴尬到已有地方领导因批地被拘,只因所批地块在不同系统上显示不同的属性。


日前,在自然资源部发布的《智慧城市时空大数据平台建设技术大纲(2019版)》中,明确要求新增自然资源管理服务系统。此外,再加上此前就已经在推进的天地图国家地理信息公众服务平台、地质云、国土资源云……单纯就自然资源系统而言,已有多个数据平台并行。


泰伯网针对这些数据系统的服务情况展开调查,主管部门各司其职指导搭建适应自己智能属性的云平台服务系统本无可厚非,但是这些数据系统在完成各自使命的同时,也在严重制约着数据的共享。


01


数据壁垒带来法律问题


“上层不需要数据共享,基层对数据共享有需求,但目前各业务口的互通共享还没有解决。”采访中,还没完成三定方案的厦门国土系统一位负责人向泰伯网道出数据系统壁垒的现状。


众所周知,厦门是“多规合一”试点城市中的成功范例,其“多规合一”的“一张蓝图”在协调项目用地和控制生态线方面取得显著成效。但是泰伯网在采访中发现,厦门林地与耕地仍存在30%的重叠,而这个重叠处在林业资源图和国土资源云上显示着不同的属性,这种重复设置既影响当地地籍调查,也影响之后的土地审批。该负责人表示,“可能根据国土资源云上显示的信息批的地块,会触及林业资源,因此就有可能会违反林业法,不仅是陷入尴尬境地,很可能会触及法律。”


这种数据系统的壁垒并非只表现在批地方面。有业内企业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数据系统壁垒对政府来说很容易导致资源浪费,我们公司就曾经对同一个地方做过不同部门的测绘作业,只是作业时对测绘的标准不同。”像这种重复作业,绝对是对政府资源的浪费,但是因为数据系统之间存在壁垒,数据不畅通,标准不统一,为了获取各自部门所需数据,这种重复作业又必不可免。


不过,他也坦诚,“正是因为数据系统存在壁垒,数据不畅通,测绘企业因此有更多业务。一旦数据系统壁垒打破,数据畅通,政府所需数据对测绘将提出更高的要求,可能对技术水平较高的企业来说是更大的机会,但是会有一批技术较低的企业面临生存困境。但是数据共享是大势所趋,打破数据系统间的壁垒不可阻挡。”


02


障碍源于顶层设计?


既然数据系统壁垒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发展需求,数据共享已成大势所趋,那么为什么依然没有像自然资源部机构重组一样,各系统合并组建一个完善的系统平台呢?


调查中,不管是来自地方政府还是相关企业的受访者对打破数据系统壁垒面临的障碍根源有着一致的观点:障碍根源在于顶层设计、政府推动。


前文受访的厦门市国土系统负责人指出,厦门早在国家进行第二次土地调查时,就曾付诸建设一个统一的决策大系统。但是推行四五年之后,因为经费、人事关系等等问题被迫中止了。


他进一步解释:“统一的数据系统平台因为处理数据量大,对电脑配置要求就格外高,以往的办公电脑都需要重换,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此外,人员调配上,从不同部门调集数据资料,统筹安排,在体制内推行并不顺畅。”


前文受访的企业负责人则表示,其实各部门之间的利益纷争也是打破数据系统壁垒的一大障碍。“各部门自掏经费测得的数据,如果没有硬性政策要求,直接共享出去有一定难度。”


针对目前数据系统内可能存在标准不统一的情况,在他看来“标准不统一不是什么障碍”:“对不同数据系统间的标准统一,技术上很容易实现,以后都按照统一的标准来测图就可以了,只是在工作量上可能有点区别。”


石家庄国土系统一位负责人同样认为,对于目前的数据,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整合,打破数据系统壁垒的根源还在于政府的推动力度,领导的重视程度。“只要顶层设计做得好,领导足够重视,那推行系统整合并不是什么难事。”


03


从场景切入推动数据破障


其实,在打破数据系统壁垒,实现数据共享方面,我国已有成功范例。受访者中大多认为上海、宁夏、贵州、重庆在整合数据平台、实现数据统一管理方面很有借鉴意义。


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数据资源管理处工作人员胡琼元告诉泰伯网:“贵州在打破数据系统壁垒方面,主要是以场景为驱动,进而推动数据共享的。”


据胡琼元介绍,“贵州最初从扶贫的应用场景切入来打破数据系统壁垒,建立数据共享联络机制,疏通各部门数据共享渠道。截止2018年,贵州有14家单位提出数据需求,共涉及47家单位、76个数据需求、138项数据。目前,其中27个需求、32项数据已实现共享交换。”


谈及贵州在打破数据系统壁垒,实现数据共享进展顺利的原因时,胡琼元坦言:“贵州省信息化水平原本比较弱,在统筹推进过程中比较好推翻重来。再加上政府支持,有足够的财政投资,所以贵州实现数据共享较其他信息化发展程度较高的地方要容易一些。”


至于信息化发展程度本身就比较高的上海,在数据共享方面的经验,泰伯网曾联系上海相关负责人了解,但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但据公开资料看,上海在数据共享方面的推进力度非常大。


2016年,上海市政府就发布了《上海市政务数据资源共享管理办法》。2017年,上海又实施“上海市政务数据资源共享和开放2017年度工作计划”,要求“逐步扩大数据资源梳理和编目范围,以使用市级财政资金建设的信息系统(包括市本级信息化支出预算项目和市级建设财力投资项目)为重点,全面开展已建成信息系统的数据资源梳理和编目工作。各部门应在10月底前全面完成市本级信息化运维项目的数据资源目录编制工作。”2018年,上海又出新举措,依托上海市大数据中心,进一步深化政务数据资源的共享开放和融合应用。


日前,在上海市大数据联合创新实验室专题研讨会上,上海市经信委信息化推进处副处长崔艳春介绍了政府在推进公共数据开放过程中的政策保障和开放模式,以及下一步数据开放工作规划:“一是发布上海市公共数据开放管理办法,确保本市公共数据资源开放有章可依;二是扩大公共数据开放范围,加强政企数据融合,引导具有公共属性的企业参与数据开放。”


去年年末,上海发发布了在数据开放方面的成果:“上海自2012年起在全国率先启动公共数据开放工作,采取分级分类、市区两级联动的模式,通过上海市政府数据服务网开放了超过1900项高价值数据,基本覆盖44家市级部门的主要业务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