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理信息企业掘金军民融合产业 别把坏风气也带进去
地理信息企业掘金军民融合产业 别把坏风气也带进去
新闻来源: 泰伯网    发布时间:2017-03-27

近年来,我国民用无人机市场发展迅速,技术实力雄厚,销量在全球市场遥遥领先。值得一提的是,沙特国王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日前签署《无人机制造合作协议》,引进彩虹无人机全系列生产线,向世人证明了我国军用无人机产品的实力。

民用无人机与军用无人机在各自应用领域各有千秋,但彼此之间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如何让二者相互借力、取长补短?如何改变军民二元分离结构现状,促进“市场”与“战场”相衔接的问题?国家想出了军民融合的大招。

如今,军民融合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针对军民融合的发展思路,国家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提出,推进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军民融合“十三五”规划也有望年内出炉。今年1月,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成立,习近平任主任。

物尽其用,军民融合迎来发展契机


11.jpg


其中,“军转民”和“民参军”是构成军民融合的两大产业模式。一方面,可利用军工方面的一些先进技术,更多的支持民用经济,同时也通过一些军工企业产品的民用化,能够获取更好的经济效益,有望优势互补,合力打造千亿市场。面对千亿级别的市场规模,测绘地理信息着力军民融合产业,分享政策红利?

北京军事科学院军制研究部研究员栾大龙博士指出,利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契机,将更多的军工优势资源纳入市场体系,特别是新能源、新材料、光电信息、大型远洋船只、运载火箭、民用卫星、飞机研制等军工优势项目重大军民结合技术公关和产品开发方面,取得新突破,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民参军方面,地理信息产业可以为给部队提供战场信息,包括地形图在内的作战所需的信息服务。”无人机专家、红鹏天绘总裁徐鹏这样指出。


12.jpg


在军转民方面,众多遥感卫星以前曾是为军事服务,其中许多颗卫星已闲置下来,其影像分辨率要比商用遥感卫星还要好,故应将其转化为民用,以避免资源浪费。

有行业专家表示,尽管军用与民用无人机看上去毫无二致,但技术内核大不一样。与民用无人机相比,军用无人机可靠性能更高,使用更加便捷,适应复杂的战地作业情况。因此,将其转化为民用产品,能够更好地施展其高性能。

实际上,在我国轰轰烈烈推进军民融合政策时,许多西方国家早就已经打破纯粹依赖国营军工企业从事军品科研生产模式。由于军工企业体制不活,观念落后,生产效率低,民营企业则占据了明显的成本优势。对于企业来说,“民参军”乐见其成,但对于军队和军工部门来说,地方企业大量“民参军”,军工企业就会失去产品垄断,就会失去一些利益。

军民融合市场规模日益壮大


13.jpg


近年来,央企在载人航天、大型运输机、北斗导航和载人深潜等高精尖领域取得了大批创新成果,为军民融合奠定了强大的产业基础。目前已有100多家央企有志于加入军民融合行列。

与此同时,全国跟军队建设有关的企业约有50万家,而真正进入军队产业链的不到1%,市场潜力巨大。笔者联想到几年前的索马里护航事件,我国海军只收集到了索马里一些公开的民用地理信息,缺乏详细信息。如有地信企业的参与,将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

2016 年,我国国防预算中用于武器装备采购与维护的投入超过 3600 亿元,若民营企业承担其中 1/3 的份额,预计民营企业参与军品业务的净利润潜在规模或超过 240 亿元。随着国防开支的增长和武器装备采购投入占比的提升,军民融合产业规模在未来 5-10 年有望持续增长。“后年或将迎来爆发,”徐鹏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地信企业如何投身军民融合产业浪潮?

习近平曾指出,要主动发现、培育、运用可服务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前沿尖端技术,捕捉军事能力发展的潜在增长点,强化军事需求牵引,最大限度实现民为军用。


14.jpg


众所周知,地理信息产业是当今国际公认的高新技术产业。地理信息行业中的前沿尖端技术如何转化为军用?多年致力于无人机事业的徐鹏以倾斜摄影为例,讲述了地信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

倾斜摄影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与民用截然不同。基于倾斜摄影无人机技术,我军可开展多数据源融合的目标侦查任务,有助于快速开展战场的勘查部署。然而,倾斜摄影的军事应用,也为无人机企业提供了新的挑战——如何让民用无人机隐身,如何实现实时数据传输。

“测绘市场逐渐萎缩了,”徐鹏直言。历经四五年的发展,倾斜摄影无人机市场竞争激烈的同时,依旧没有建立起完备的标准,乱象丛生。一方面,倾斜摄影技术跨界进入军用领域,拓展行业应用的同时, 还有助于规范无人机服务商的市场行为。另一方面,地理信息行业涌入了大量跨界企业,但地信企业视野却往往受限于行业本身,跨入军用领域也将为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从民用市场跨界到军用市场,地信企业除了要具备过硬的技术与产品之外,还需要做什么准备?

首先,民参军企业应参考《装备条例》《国防科技生产法》《军民通用标准管理办法》《军品市场准入与退出管理办法》《民营企业参与国防建设条例》等法律条款,并经过保密办审批。其次,民营企业从上到下都要树立军民融合的服务意识,必须要深刻认识到国家推动军民融合的重大意义,心怀大局,打破利益壁垒,做到应融则融、能融尽融,防止出现“大利大干、小利小干、无利不干”“愿意融别人、不愿意被别人融”“共享别人的资源可以、分享自己的资源不行”等倾向。

目前,民参军的方式主要有如下四种:一、通过参加总装备部、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海军、空军等国家机关和十一大军工集团组织的项目招投标活动直接参与;二、与现有的军工企业合作研制或配套生产;三、收购或兼并现有的军工企业;四、参与军用高科技企业的股份制改造。

在地理信息行业,山寨复制同行技术、低价竞标等恶意竞争行为并不少见。“恶性竞争的坏风气可不能带进军民融合产业,否则将会带来更恶劣的影响。”徐鹏语重心长地说道。

军民融合整体效益与巨大潜力亟待挖掘和进一步发挥,军地之间还存在着各自为政,体制机制缺乏联接整合,“多张皮”“多龙治水”的现象突出,如果不能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就会陷入 “要素强、系统弱”“有资源、无能力”的境地——栾大龙如是解读了当前的局面。

现阶段,我国军民融合发展刚进入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的过渡阶段,2017年是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军民融合战略实施持续走向深入的关键一年。伴随着民用产品与军用产品的通用性、兼容性将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高性能军工产品将服务于民,而越来越多的民用科技也将助推我国军事国防事业更上一层楼。